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一纸密令,都是情与义
    上京皇宫内的异动,并没有能够逃过高慕侠的掌控,他是天生的密谈头子,他在这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

    许是在杭州当球头的经历,许是从小就喜爱蹴鞠,他对团队协作有着天然而淳朴的理解,对于结交真心兄弟,有着自骨子里的魅力,他拥有着天生的领袖气质。

    他是个努力而勤奋且好胜的人,这使得他极其适合蹴鞠,更适合担任皇城司暗察子们的大当家。

    他总能够与弟兄们打成一片,总能够获取弟兄们的信任,也能够让弟兄们心甘情愿为他卖命,因为他总能唤起团队的集体荣誉感,而这正是大焱军队最缺失的一部分。

    萧德妃单方面撕毁两国盟约,并不是他高慕侠的错,但他无法提前掌握到这个情报,无法及时传递回去,让苏牧早些做出针对性的应对策略,作为情报系统的大当家,他自认难辞其咎。

    所以他仍旧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弥补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萧德妃和后辽的战略意义,他更清楚萧德妃和耶律淳的重要性。

    许多人都觉得萧德妃和耶律淳即便死了,后辽仍旧还是那个后辽,仍旧会有萧淑妃,有耶律某某来继承这个位置。

    但很可惜,这些人都看不到萧德妃和耶律淳无可取代的价值。

    上京被苏牧死守下来之后,城内集中着整个大辽帝国仅剩不多的契丹贵族,他们没有皇族的血脉,名不正言不顺,但耶律淳却是正统,而萧德妃和耶律淳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能够保持着他们的阶级特权。

    萧德妃和耶律淳,就是这些贵族们最好的代言人,至少目前为止,在这样的敏感状况下,是如何都取代不了的,他们需要的,是稳定。

    也只有稳定,才能够让这些特权阶级的贵族们,支持后辽的军事,使得后辽能够在这一场天下争霸的风暴之中,继续残存下来。

    萧德妃和耶律淳的存在意义已经有了,反过来看,如果将他们抹去,那么对整个后辽,必定是沉重的打击。

    有了邵祥符的提醒,萧德妃确实警惕起来,并对后宫进行了血腥的清洗,但高慕侠的棋子,却并没有被清理掉。`

    这难免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耶律淳和萧德妃几乎将整个后宫都翻了过来,所有有嫌疑的人,无论在身边伺候了他们多少年,他们都忍心除去,本着宁枉勿纵的原则,即便最微小的隐患,都无法逃过他们地毯式的清洗。

    高慕侠的手中,就捏着密令,只要这道密令布出去,萧德妃和耶律淳,就将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但他却犹豫了。

    “冲动之时绝不要做决定。”

    这是苏牧离开之前,给他的最后告诫,或许也正是因为这句告诫,让高慕侠变得有些迟疑。

    他确实很冲动,因为他很愤怒,邵祥符将弟兄们都吊死在城头,还差点要了他高慕侠的命。

    更提醒了萧德妃和耶律淳,将那些暗棋都清除掉,除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棋之外,其他的可都是皇城司苦心经营起来的棋子。

    这其中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暂且不说,单说高慕侠对待每一个密探都像对待家人一般,这等噩耗一个个传来,就足以让他心如刀绞。

    他并不缺乏政治悟性,否则他也不会看出耶律淳和萧德妃的价值,也正因此,他才越深刻地体会到,如果能够将萧德妃和耶律淳的后辽争取回来,对于整个战局是多么的重要。

    但萧德妃和耶律淳已经警觉起来,如果时机错过了,宫内的棋子被搜刮出来,那么便彻底失去了刺杀耶律淳和萧德妃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以后便很难再有了!

    人类面对最困难的问题,就是选择。

    高慕侠不是萧德妃,他无法将弟兄们的性命当成草芥,他需要让弟兄们的死,都拥有该有的价值。

    他们是密探,他们的任务就是刺探情报和刺杀敌人,政治方面从来就不是他们考量的问题。

    但高慕侠却不同,他已经是皇城司的掌控者,回到南朝,他足以与朝廷上的衮衮诸公平起平坐,他必须要考虑耶律淳和萧德妃死之后,会带来何等样的影响。

    可纵使如此,他仍旧感到异常的愤怒,难道这些事情,不是你苏牧来考虑的吗?

    当皇城司的弟兄们被吊死在城头,当我高慕侠需要你来做决定的时候,你苏牧又在哪里?

    这就是主帅的悲哀,就好像西北方向的种师中和郭药师,同样会问,面对西夏的党项大军,我们真的只是被动防守吗?就不能主动出击,占据主动吗?我该如何做决定?为何作为主帅,苏牧连只言片语的命令,都不曾传递过来?

    杨可世带领着数千白梃兵,已经绕过龙化州,往乌古烈和西北招讨司的方向,深入到草原和大漠,我等孤军深入千里,就只为了你苏牧的一句话?

    同样的疑问,相信孤军深入到奉圣州,想要绕过西北,扑向第一前线的刘光世,也想问问苏牧。`

    他们的补给并不足以让他们千里跋涉,半途中打草谷凶险难测不说,还容易暴露踪迹。

    然而苏牧就只是轻飘飘下了这么一道命令,剩下的事情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决。

    他们会像高慕侠一样,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面临各种各样自己无法做决定的选择,但主帅只有一个,苏牧不可能无时无刻陪伴在身边,更不会给他们列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指出一个方向,这就是主帅的最主要任务,看似简单,却又是最难的事情。

    这世间看起来越是简单的事情,其实就越难办到,比如吃饭,很多人都觉得吃饭是最简单的事情。

    但很多人都会面临一个选择,或许穷极一生都无法得到答案。

    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就是为了吃饭,这两者,你会选择哪一个?

    比如呼吸,人人都需要呼吸,却很少有人懂得呼吸的奥义,只有罗澄这样的神仙人物,才会花费一辈子来研究如何呼吸。

    反倒是一些看似遥不可及的难题,总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得到解决,比如决定文人命运的科考,即便从小考到老,或许也会熬到“范进中举”这样的事情,也有人年仅十几岁就金榜题名。

    比如做官,就算你不去选边站,三年一次的磨勘,只要你活得够久,单凭熬资历,有生之年都能够熬出一个宰相来。

    高慕侠已经深刻体会到这一点,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走到了仕途的巅峰,但却因为手中这一道密令,到底要不要下去,而纠结迟疑,甚至在内心深处不断痛恨着苏牧。

    大道至简,大抵如是。

    他看着南方,在心里默数着,只要数数停下来,苏牧的命令仍旧没有到,他就会将手中的密令出去。

    这也是一种另类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只是很可惜,他的数数停止之时,并没有暗察子送来苏牧的命令,于是他将密令交给了一名弟兄,送入了上京的皇宫之中。

    下半夜,他苦苦等待的时刻终于到了,这一次不是苏牧的密令,而是苏牧本人,亲自来到了上京,站在了他高慕侠的面前!

    他从来不是个惺惺作态之人,从认识苏牧开始,他就知道苏牧并非池中之物,他终究有一天会一飞冲天。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苏牧确实已经飞龙在天,但高慕侠却再也找不到当初对苏牧的那股敬意。

    因为当初对苏牧产生敬意,苏牧还是个他能够仰望的人物,而现在,他连仰望苏牧,都做不到了。

    苏牧就像在云端之中藏头露尾的神龙,即便高慕侠成为了密探头子,都无法看清楚他的动向和意图。

    就像他现在很不理解,为何苏牧要在这样危急的关头,出现在上京城中一样。

    他已经是一军主帅,根本不需要亲身涉险,为何要来上京走一遭?

    难道他不知道隐宗的刺客死士一直在寻找着他的踪迹,一直想要将他除掉吗?

    人都说千金之躯坐不垂堂,作为一军主帅,苏牧没有坐镇幽州,更没有出现在大定府,反而马不停蹄出现在上京城,这样的敌人核心之中,为的是哪般?

    高慕侠有些不理解,虽然迟了些,但他无法否认,在他最需要的时刻,苏牧终究还是想着来见他的。

    他仍旧很悲愤,仍旧很恼怒,既然已经决定要来,为何就不能来早一点!

    只是他并不知道,为了赶到上京,苏牧抛开了孙金台,抛开了郭京,只有不闻不问,跟着他一路北上,过大定府而不入,沿途跑死了十二匹马,才抵达了上京城。

    他本想第一时间来见高慕侠,但他看到了城头弟兄们的尸体,他看到高慕侠那个店铺已经成为一片焦土和残垣。

    “你来迟了…”高慕侠如是说道,他并不看苏牧,因为他担心自己看到他满身的风尘,会软下心来原谅他。

    一切都晚了,密令布出去,耶律淳和萧德妃绝对过不了今天晚上,到了明天,整个上京乃至后辽,就会是另一番残局,会动乱,会崩溃,会走向另一个未知的局面。

    整个北方大战的走向,都会因此而改变,大焱会越风雨飘摇,或许能够从中渔利,或许所面临的状况会更加恶化,一切都重未知。

    但高慕侠并不后悔。

    他从来不是个冲动之人,从接管皇城司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密探的宿命,他能够看不透生死,却能够像弟兄们一样,为了理想而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他绝不原谅,弟兄们的死会变得一文不值,这一点是他永远无法接受的。

    因为这些人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英雄,他们应该得到足够的敬意,和回报!

    苏牧的嘴唇翕动了许久,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些什么,他只是伸出手来,将一样东西,塞到了高慕侠的手里。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高慕侠感受着掌心之物的质感,心头陡然紧,眼眶便热了起来,他面对这房中的火炉,默默地将那密令丢进了炉子里,就像烧给天上的弟兄们一般。

    烈焰如同恶魔的长舌,将那密令包裹起来,上面并无字迹,这才是他高慕侠,真正痛恨自己的地方!

    即便他承受着弟兄们死去的痛苦,他仍旧无法冲动任性,哪怕一回!

    或许也正因此,他才能成为皇城司的大当家,才能成为苏牧最称职的左膀右臂!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龙界归来 大贤者成长日记 造化之念 道不容天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洪荒龙鹏 三国之召唤猛将 囚天传 通天官路 网游之踏浪征途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至尊神帝 我从凡间来 道家祖师 逆天战神 近代战争 慕嫡娇 超人气修真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都市之 醉卧江山 散人的自我修养 旧日之箓 大周仙吏 独宠千亿小娇妻 史上第一美男 完美世界 神级修士 星光下的陪伴 龙纹战神 神启者说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神圣罗马帝国 契尊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因你繁花似锦 莫高 念动星辰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王妃要休夫 偷心阁主甩不掉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葬仙星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一等家丁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孤岛谍战 穿书之反派饶命 苍穹炼狱 五位少爷求放过 魔力全开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暇想无限空梦域 浮生应作长歌行 侯门庶女黑化了 四界柳楚传 莽荒纪 花涧无痕 金陵春 至尊邪圣 龙纹战神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破极成仙 仙武神煌 狼心神女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孤才不要做太子 万域剑神 灰之刃 非良人 泡面首富 佛系医妃有空间 我创造了仙秦 修真四万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大主宰 无限之轮回轨迹 九天元帝 梦里不知她是客 极品邪医 凌霄辅助系统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万历新明 前任无双 天鹰传奇 斗罗之蚀雷之龙 雷霆立道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凡女仙葫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网游之踏浪征途 都市之走向辉煌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幻想之梦境世界 修真界败类 营川1934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断雪刀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我和邓肯同年秀 灰色灵魂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少年大将军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华氏春秋 冲吖~墨鱼丸 我真不是谪仙人 一笑香街 没有字的信 宝瞳 快递小哥:我获得瞬移技能 进化游戏零 孤岛谍战 我有一条龙骨 电信的江湖 三国之席卷天下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默示录之国 极限保卫 尘缘 一念破碎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掌中之物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饲养全人类 重生之庶女琉璃 神君他动了凡心 陈天阳苏沐雨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妻子的秘密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宿命传承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焚戮纪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剑来大纲 潘德大领主 欢乐英雄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傲娇狂妃重生记 万道始成空 仙天武魂 至尊武神 谴天录 重生之贼行天下 我是足球经纪人 一剑独尊 红海行动后续 间谍身份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奸臣之妻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火影之 京少的小祖宗爆红了 冥玄破 剑起九州 剑泣魔曲 主角开始抱团啦 武侠世界穿穿穿 道家祖师 星辰圣渊 我在魔法世界开创互联网时代 闲夫守则 秋水录 风雪靖苍生 我能无限就职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在东京教剑道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 网游之 自求吾道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重生之铁血战将 绝天仙主 大荒种田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龙界归来 谢家皇后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传奇控卫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在古代当大侠 不逍遥 龙啸大明 夜之战龙 诸天 青山下 师叔万万岁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异世大符神 放开那只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