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太尉的金刀
    史学家们常喜欢将纸上谈兵当成一个笑话来看,也有人想要为赵括平反,但很多人都只将重点放在了赵括这个人身上,而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理论和现实的差距和冲突。

    史书上会为很多人列传,看似写的都是人,但我们不应该看人,而是通过看人来探讨事件的意义,从事件当中了解历史发展的规律,得到借鉴。

    苏牧曾经很多次体会到这种感受,想象和筹谋再如何完美,总会被现实一锤击碎,破烂不堪。

    当眼下再度出现混乱之时,或许很多人都认为他失算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一次他并没有失算,他的当机立断也无可厚非。

    他们北上就是为了平叛,平叛最终的目的是维护赵氏的皇权?还是为了将老百姓尽快从火坑里拖出来?

    起码在苏牧看来,目的应该是后者。

    既然平叛归根结底是为了老百姓,那就没道理为了平叛而杀害平民,所以他选择撤退,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侍卫司的人却并不这样想,在他们看来,这些流民已经不是百姓,而是叛军,是敌人!

    但他们最终还是退回了县城之中,彻底陷入了被动。

    他们曾经都是武林之中的好手老手,如今又有宝马在座下,本该如虎添翼,但事实并非如此。

    战马在大焱是稀罕物,漫说江湖武林,便是军队之中都是极其珍贵的,所以武林人士能纵横却不能驰骋。

    战马给他们带来了速度,但县城地形逼仄狭窄,受限极大,糟糕的骑术也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正如先前那位部将所预想的那般,退入县城之后,战马彻底施展不开,无法发挥长途奔袭的效果,反而不利于躲闪腾挪,许多人恨不得弃马而战。

    不过还未等他们弃马,叛军的箭雨已经铺天盖地而来,对于没有冲锋陷阵实战经验的这些侍卫禁军而言,这等密集的箭雨攻势,实在让他们焦头烂额心惊胆颤!

    张迪等人的联军已经不是普通的叛军,他们拥有的都是从官府武库里头夺来的武器装备,即便朝廷对厢军和官兵不太重视,这些装备无法与边军的相提并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木棍石头菜刀能够企及的。

    一轮箭雨泼洒下来,当场就有十数人坠马,其他人纷纷慌乱后撤,那些坠马的伤者则被一拥而上的叛军踩成了烂泥!

    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惊恐,但却有人处变不惊,那就是苏牧。

    因为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将这支侍卫司人马带过来,就是要借助叛军的力量,将他们彻底杀灭!

    如果能够招降策反这些侍卫司里头的害虫,自然是最好的,但赵劼是个多疑的人,绝不可能会同意这种方案,这些人又都是隐宗的干将,或者是显宗的叛徒,也只能除之而后快。

    没有人是铁血心肠,死去的无论是隐宗的人还是显宗的人,无论是官兵还是叛军,无论是辽人女真人还是西夏人,苏牧都会感到不忍。

    但也仅仅只是不忍,因为这就是战争,这是时代的规律,或许可以暂时避免,但绝不可能永远杜绝。

    因为这是自然发展的规律,受到那个时代的人口、土地、资源和文明程度等等因素的影响,在古时,战争就是淘汰人口和集中资源的最原始也是最残忍的方式。

    就如同草叶会枯萎,地震旱灾水灾一样,是大自然进行自我调控的一种手段。

    看透了这一点,并不会让苏牧更好受一些,但却可以让他保持着清醒,不会在战争之中迷失自我,变成麻木不仁的战争机器。

    一边是想要除去的侍卫司害虫,一边是祸害百姓,危及朝廷的叛军,而苏牧是侍卫司都虞侯,平叛军的统制,还有什么比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玉石俱焚更让人省心?

    若非有乔道清的暗中布局,若非有张万仙的加入,这件事根本就无法促成。

    无论侍卫司的先锋军和叛军谁坚持到最后,张万仙都会带着偷走的那几百匹战马,将幸存下来的那一部分人收拾干净,而此时连梁师成都绝对想不到,其他三路先锋根本就不可能会来支援!

    因为他们已经穿过山道,并在山口处扎下营寨,保持警戒,接应辛兴宗的大军过关!

    梁师成能够想到苏牧会有很多事情隐瞒自己,但他绝对想不到,辛兴宗和刘光世竟然会听从苏牧的安排,并且没有将计划事先告诉他这个太尉!

    他从没有逼着辛兴宗和刘光世选择站位,没有让他们在他这个太尉和苏牧之间做出立场的选择,因为他认为自己有着无可争议的优势,而辛兴宗和刘光世都是将门之后,审时度势,绝不可能傻到选择苏牧而不选自己。

    再者,作为权倾朝野的太尉,官家身边最宠信的内臣,即便是刘光世的老子刘延庆,他都不太看在眼里,又怎么可能将刘光世当成一回事?

    然而辛兴宗和刘光世在北伐之时,早已在心里种下了对苏牧的崇拜之情,太尉梁师成只不过是监军,而苏牧才是侍卫司那一万人马名义上的统制!

    狭小的县城仅有的一条十字街并不宽敞,侍卫司的人慌乱躲避,早有人落马,无论部将如何嘶吼咆哮,都阻止不了颓败之势,流民果真如同前番预想,无孔不入,翻过低矮的土墙,从土墙那数不清的缺口之间涌入,瞬间就壮大起来!

    梁师成心头大骇,虽然明知道苏牧想要借助这些叛军来清剿侍卫司的这些害虫,但稍有不慎就会将自己都折进去的!

    苏牧的马是冲锋陷阵的马,是单于夜遁逃,风雪满弓刀的马,而梁师成的马却是声色犬马的马,虽然将苏牧的话当成了保命的金科玉律,紧跟着苏牧,却无法在惊恐的状态下控住战马,他的骑术在平地上耀武扬威还行,乱军之中冲突就弱爆了。

    此时他才深刻地体会到苏牧为何一直强调,让他不要离开苏牧五步的距离,因为苏牧的刀剑所能兼顾的范围,就是他的五步之内!

    慌乱之中,梁师成并没有受到叛军的冲击,而是被侍卫司的一名骑士冲撞到马腹,战马吃惊,竟然将他摔落在地!

    他已经老了,而且已经安逸了几十年,早已忘记了握刀的感觉,当他抽出那柄金线缠绕刀把的错金刀,才体会到宝刀未老人先老的无奈。

    “突突突”那是他心跳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赵劼面色不预,阴晴不定,沉默不语之时,小心伺候在一旁的梁师成才会听到,因为这种心跳意味着关乎生死的危险,这就是伴君如伴虎。

    而现在,他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直到如今他才明白,这些被他视为蝼蚁一般的贱民,在某些时候,竟然能够产生当今官家才能够给予他的压迫感。

    原来离开了朝堂,离开了内宫,离开了官家,他的小命竟然如此这般的脆弱!

    他眼睁睁看着一名叛军挥舞着一条铜棍,就这么朝他冲了过来。

    那铜棍刚刚才敲碎了一名侍卫禁军的脑袋,参差的棍头上还带着一块连着毛发的头皮,血迹让人作呕。

    梁师成的头发已经披散开来,像寒风之中垂死的老乞丐,他双手紧握着直刀,突然生出了一股热乎乎的勇气来!

    “喝!”

    未等那名叛军的铜棍落下,他的直刀已经劈砍出去,这一刀有点偏,有点犹豫,但还是击中了铜棍!

    “铛!”

    金铁相击之声很是刺耳,宝刀将铜棍砍出一个豁口,但梁师成双臂发麻,错金刀差点就脱手而出,他被击退了四五步!

    那名叛军举起铜棍来,看了看棍头上的缺口,非但没有任何恐惧,反而露出贪婪的笑容,那笑容不是针对梁师成,而是梁师成手中的宝刀!

    “还是条大鱼,哈哈哈!”

    那叛军大笑一声,正要冲上来,身边已经有十几名叛军一同涌上来,他却挥舞着铜棍,朝那些人示威:“这老儿是我的!都滚开!”

    或许他在叛军之中也是个人物,否则也不会冲在前头,如此一吼,那些个垂涎宝刀的人也都识趣地分散,各自寻找目标。

    世道纷乱,人命不如刀,大抵如是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梁师成拼尽勇气和力气挥出的一刀,竟然没有打退敌人,反被击退,站定了脚步之后便环顾四周,想要寻找苏牧的身影。

    此刻的他仿佛迷失在狼群之中的老狗,在寻找着那个救命的牧羊人一般。

    侍卫司的人早已大乱,马腿被砍断,人仰马翻,整个十字街变成了屠戮的杀场。

    梁师成拼命往后退,那叛军步步紧逼,他的速度很快,铜棍很快就往梁师成的后脑砸下来!

    一直偷偷关注着身后动静的梁师成冷笑一声,偏身躲过铜棍,猛然回头,错金刀抹向了叛军的胸腹!

    “好一条老狗,听书听傻了,还施拖刀计,入你娘的憨货!”那叛军轻松如意地躲过梁师成的一刀,竟然还有心情嘲笑梁师成。

    这位老宦官,权倾朝野人人巴结的大太监,竟然成了被一介贱民愚弄的对象,而且还是在乱军厮杀的混战之中!

    愤怒!

    梁师成彻底愤怒了!

    他的尊威不用侵犯和亵渎,他对这名叛军的脸没有任何印象,也不想去注意,他的眼中只有对方的死穴和要害,错金刀不断劈砍出去,然而对方总是轻飘飘躲过,而后终于玩腻了猫捉耗子的把戏,铜棍夹裹风雷之势,就这么蛮横地砸了过来!

    “铛!”

    长刀被砸飞,落在旁边的地面,倒插入地半尺!

    “好刀!”

    那叛军舔了舔嘴唇,也不管被震倒在地的梁师成,快步疾行,将那柄错金刀捞在手中,而后猛然转身,快走三两步,双手拖刀,错金刀就这么砍向了梁师成的脑袋!

    这柄错金刀还是当初宋江等人在山东起事,他坐镇大名府,官家赏赐给他的御刀。

    可当自己的刀砍向自己之时,梁师成的心里没有惊恐,只有无奈和愤怒。

    他无奈的是英雄已老,即将要被贱民斩杀却无能为力,愤怒的是,他突然意识到,苏牧不仅仅要将侍卫司的这些害虫葬送在这里,极有可能要将他这个太尉,也葬送在这里!

    这些隐宗的密探和显宗的叛徒,对于官家而言是害虫,但他梁师成对于苏牧而言,同样是,害虫!

    “终日打鹰,却被家雀儿啄瞎了眼!”梁师成如是想道。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斗破苍穹 万古神帝飞天鱼 我的第三帝国 人生介入游戏 太乙 三国之我是曹昂 五神传奇 罪恶之城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散人的自我修养 妖影 穹天女帝 小女异瞳 腹黑太子极品妃 轮回佰转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我打凡尘而来 星王朝 我能提取熟练度 凤征天下 首长有令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东京吃货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神秀之主 天若不服 从指环王开始 长生天阙 铉道 佛系医妃有空间 倾世谋妃 万气争天 大梦主 一号狂兵 苦情九天 四界柳楚传 乃木坂的占卜师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灵魂死祭 灵台仙缘 龙婿归来 神魂至尊 只报仇不伸冤 盛世安景 云罗天尊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明君从小抓起 苍虎 只报仇不伸冤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网游之神级村长 东京吃货 荣耀之冠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抗战之钢铁风暴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九日焚天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合约老公晚上见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快穿女主VS女配 只报仇不伸冤 阴曹地府我做主 虎王求生崽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鹰扬美利坚 神秀之主 宠女肖瑶 少年地师 重生之凰者无敌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异界作弊大师 闪婚老公的秘密 网游之妖孽人生 情归不去 这里有妖怪 应是案深情浅 娱乐第一天王 大数据世界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重生之铁血战将 完美世界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承包大明 大丧失 从杀猪开始修仙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从红月开始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活玉生香 孤岛谍战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重生之凰者无敌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兔乩 幻想之梦境世界 天使位面 剑色生香 百炼成仙 龙潭奇书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箭魔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重生之御见清心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圣墟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尘缘 美人唇香 我的贴身校花 都市之 大主宰 金刚不坏大寨主 神级修士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网游之神级土豪 东京吃货 无敌小傻妃:王爷乖乖就擒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格兰自然科学院 悟道 我要你 官途 大魔王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曩霄传说 传承宝鉴 桃花与奸臣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我的贴身校花 快穿之炮灰奇兵 少年大将军 破劫星 荣耀:王者在上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冰火地仙 我的贴身校花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承婚 王者荣耀之三境 玉懒仙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嫁给爱情 八卦诀 四界柳楚传 人生莫过苟且 饲养全人类 烽火乱诸侯 牧龙师 从长坂坡开始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大佬退休之后 吞噬苍穹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1717之新美洲帝国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神藏 我只是一朵云 无武江湖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帝王明意 斯坦索姆神豪 斯文不败类 恶魔打工人 游戏铜币能提现 连环妙计 八年记 戏精打脸日常 汉唐天下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七木笋 上品寒士 网游之绝武乱国 星光下的陪伴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红海行动后续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超能觉醒 大贤者成长日记 枭臣 阴阳至道 天字第一婿 都市之至尊龙帝 侯府后院是非多 我在贞观开酒馆 木叶之光 暗杀都市之黑狗 重生之后我被投喂了 修真弃少都市行 我心中的敌人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