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盛宴(6)
    国公府的盛宴正在进行,而外头的汴京城人们,纷纷聚集在诸多酒楼茶肆青楼楚馆勾栏瓦舍,翘首以待,等着国公府里头的人,将最新的进展传递出來。

    当他们拿到苏牧那首打油诗之事,也是惊愕万分,关于苏牧只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这样的议论,也如同在杭州和江宁一般无二,开始老调重弹。

    这也是人类的心理使然,嫉妒心的作用之下,会让人不自觉地否定嫉妒的对象,仿佛否定了别人的能力,就能够获得自己的成功一般,这是弱者的表现。

    而这个世界偏偏就是由绝大多数的弱者和少数强者组成的,所以这种情况,根本就无法避免。

    当周甫彦的《夜飞鹊》传将出來,人们开始奔走相告,大街小巷充满了欢呼和喝彩。

    虽然周甫彦也來自杭州,并非汴京本土人氏,可汴京城海纳百川,汇聚整个帝国的精英和天才,周甫彦又以汴京人自居,早已融入到了汴京人的心里头。

    相对于已经获得汴京百姓认可的周甫彦,苏牧才是那个该死的外來人,而且还是个传说之中的强大外來人。

    这场比拼就成了地头蛇和外來强龙的对抗,很明显,大家都想看到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且就等着看地头蛇如何将强龙的头死死摁在烂泥里。

    饿虎扑羊其实并不好看,反而很血腥,可如果是饿狼吃虎,那就足够精彩了,人们的同情心作祟,总是喜欢弱势的一方逆转翻盘的戏码。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苏牧的名作已经扬名四海,周甫彦虽然也不差,但在苏牧这头老虎面前,他确实只能算是一头双眼血红,一直想着打败老虎,登上兽王宝座的饿狼。

    所以当《夜飞鹊》传开之后,所有人都等待着苏牧的反击,因为如果苏牧沒有反击,才真让人失望。

    这种矛盾的心理,实则是人们最为真实的一种反应,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然而无论是国公府里头参加盛宴的,还是在外头翘首以待的,最终都失望了。

    周甫彦果真成了最终的胜利者,苏牧直到盛宴结束,都沒有做出反击,反而对周甫彦的词作给予了极高的赞美。

    那些起初想要看苏牧笑话的人,反而有些笑不出來了,因为这样的结果是在有些虎头蛇尾,总之就是不够精彩。

    他们自然希望看到苏牧的落败,但他们同样需要一个精彩绝伦的厮杀过程,你來我往,拳拳到肉,生死相拼,这样才够噱头,够好看。

    每次诗会雅集,必定会传出一两个让人津津乐道的佳话來,这已经成为了文坛不成文的潜规则。

    可这一次国公府宴会的规模堪称最为强大,却又雷声大雨点小,即便看到周甫彦占了上风,苏牧黯然落败,许多人还是沒办法开心起來。

    甚至有人觉着苏牧是故意藏拙,不跟周甫彦一般见识等等,总之各种议论几乎要将整座汴京城都掀翻了。

    虽然蔡京因为身份比较敏感,并沒有参加国公府的盛宴,但凑热闹不行,看热闹他还是比较喜欢的。

    当消息传來之后,他却沒有太开心,因为他跟高俅曹顾等人一样,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看事物的角度也就不同,所以他并不相信苏牧会落败。

    而他也相信,消息应该早早就传入了宫里,毕竟曹顾的这场盛宴,说到底还是在向官家表明自己的姿态和立场,官家不可能不去关注。

    而蔡京很了解官家的脾性,碰到这种文人雅士的盛会,官家的关注重点,估计也会从曹顾的身上,转移到盛会的本身,乃至于盛会之中的趣事佳话,和出现过的一些诗词佳作。

    既然他蔡京能够看到这一点,高俅和曹顾也能看到这一点,被官家选定招纳进显宗的苏牧,又岂能不知。

    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題,苏牧并非沒有反击,而是还沒有到他出手的时候。

    当暮色深沉之时,国公府的盛宴也接近了尾声,毕竟年纪大了,曹国公也熬不得太深夜,这些个宾客虽然都是年轻人,但总不能不顾及国公爷,而自顾寻欢作乐通宵达旦。

    在周甫彦志得意满,众人意兴阑珊之时,高俅终于委婉地宣布盛宴的结束。

    宾客们自然又是一番歌颂赞美,对曹国公能够给予他们机会,让他们共襄盛举,表示了最崇高的敬意和感激。

    但说实话,他们的心里头其实是非常失望的。

    临走之时,国公爷还亲自将众人送到了府门前,众人自然是依依不舍,又是一番祝愿。

    国公爷即将北上征辽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汴京城,许多文人士子便接着这个机会,预祝国公爷马到成功云云,甚至还有人余兴未减,争取最后的机会,展现自己的文采。

    他们纷纷吟诗作赋,给国公爷送上最诚挚的祝福,而国公府对于应对这种事情,早已驾轻就熟,府中的执事和都管甚至搬出一面屏风,上头绘着寓意马到功成的八骏图,以供诸人留下诗词作为纪念。

    有了周甫彦珠玉在前,他们的作品也就有些黯然失色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雅致。

    连官家亲口承认的苏牧苏三句都甘拜下风了,他们对周甫彦还有什么不服气。

    只是轮到苏牧走到屏风前面之时,众人都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虽然盛宴已经结束,但周甫彦和苏牧之间的战火并未熄灭,只要苏牧一天还待在汴京,他就有着反击的资格。

    曹顾和高俅相视一眼,嘴角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容,前者朝苏牧笑道:“兼之啊,你就不留点什么。”

    高俅也在一旁附和道:“我可是听慕侠天天念叨,在江宁之时兼之那一首杀尽江南百万兵可是霸气十足,如今国公爷即将北上,兼之何不留下墨宝以祝。”

    见得这两个老头儿主动提议,苏牧也是哭笑不得,别人或许不清楚,这俩老儿可是心知肚明的。

    他苏牧也是要跟着北上的,与其说要祝福曹国公,倒不如说这两老儿心里也不舒坦,非要看着他苏牧对周甫彦展开反击不可。

    平心而论,苏牧对周甫彦并沒有太多的恶感,他们之间也不算有太过直接的利益冲突,至于李师师的事情,苏牧也只不过是无辜小池鱼一条罢了。

    他本就无心留恋文坛,也有自知之明,若论真才实学,漫说周甫彦,便是王锦纶这样的,都比他苏牧强。

    只不过他占了大便宜,脑子里装着许多大文豪的传世佳作罢了,成人之美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但对于苏牧而言,他马上就需要北上,何不给周甫彦一个出头的机会,也算是结个善缘,积点阴德。

    再者,他自己剽窃了这么多大文豪的作品,心里发虚,听到别人念这些作品,脸上都发烫,这也是他为何不愿与文坛沾边的原因之一。

    可这种事情就像雏儿尝到了姐儿的甜头,食髓知味,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十次八次,那是根本无法停下來的。

    这一路走來,苏牧发自内心想要吟诗作赋的,其实沒有多少次,很多时候都处于一种被动的局势之下,无可奈何才厚着脸皮抄了诗句。

    这样说难免有些当了**还要立牌坊的嫌疑,苏牧也曾想过,做事最忌讳就是婆婆妈妈,既然抄了也就抄了,一次是抄,两次也是抄,干脆破罐破摔罢了。

    但人总归要有些底限,在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力之时,也就不该再去做这种事情了。

    所以即便二老提议,苏牧心里头也有合适的诗词,但他终究只是笑笑应付了过去。

    其实以苏牧低调的性子,心里是连这次盛宴都不乐意参加的,但他深知这次盛宴背后的政治意义。

    他必须要给曹顾站台,必须要扩大宴会的影响,输给周甫彦确实不太好看,但周甫彦也是官家赏识的人物,背后又站着蔡京,虽然周甫彦自己不知道,但其实大家并沒有什么利益冲突,谁赢谁输,结果到了官家桌面上,并不是很重要。

    苏牧输掉这场比斗,反而能够引起更大的议论,这场盛宴的关注度和热度会更加的高涨。

    但作为显宗里头的同盟,曹顾已经将苏牧当成了自己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让苏牧输在一个对显宗全然无知的周甫彦身上,实在有坠显宗的威名。

    所以他是发自内心希望苏牧能够拿出些什么來。

    然而苏牧终究还是打算离开了,这也让在场之人终于熄灭了心中最后一丝希望。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苏牧的身后传來,却让他倏然停下了脚步。

    “苏先生,今夜盛宴精彩纷呈,某也算是恰逢其会,与有荣焉,不过某也有任务在身,今夜宴会的过程巨细,已命人记录在册,稍后便会送入宫中,呈献御览...”

    此言一出,那些已经迈开脚步的人都纷纷停住脚步,暗自惊呼出声來。

    说话之人便是先前送來御膳御酒的中书舍人,虽然他与曹顾高俅共坐一席,但全程一言不发,很多人都忽视了他的存在。

    谁能想到这中书舍人已经将宴会过程给记录了下來,还要呈献给官家御览,这可是天大的荣耀,更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难得机会啊。

    想到这一点,所有人心里头都火热炽烈起來,那些留下过作品的文人士子更是心头掀起惊涛骇浪,因为他们也有机会,能够让官家看到自己的作品。

    许多人甚至激动地双眼泛泪光,这便如同自己身边一直有个百万巨奖,但自己却全然无知,而且抽奖的人并不多,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大的机会,这叫人如何不激动。

    再者,官家是爱才之人,即便百万巨奖已经被周甫彦这样的人拿走,可还有优胜奖甚至安慰奖啊。

    切莫小看了这个安慰奖,官家的一个安慰奖,可是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

    只要自己的作品能够让官家看到,甚至自己的名字被官家看到,哪怕只是留下一点点的印象,今后在官途之中,官家稍微的一个眼熟或者好感,就足以让自己获益匪浅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这些文人士子的想法,至于苏牧,听完这番话之后,却是有着自己的理解。

    按说中书舍人不该如此提醒自己,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是官家的意思了。

    如此一想,苏牧很快就明白过來,官家非但要曹顾表态,还要让他苏牧表态。

    当初是高俅给他求的绣衣暗察官职,所以今日高俅就來了,这里头足以说明很多问題了。

    后知后觉的苏牧突然吓出一身冷汗來,在高俅曹顾甚至于官家赵劼这样的人面前,自己简直就像毫无心机的孩童一般啊。

    念及此处,苏牧暗自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接过了那中书舍人递过來的毛笔...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超凡机械城 魔能星海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请君归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鉴神之路 继妻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不让江山 我本大明一布衣 重生之镇天神话 以漩涡之名 战龙狂婿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超神机械师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名门女帝 从零开始 紫血圣皇 海贼之祸害 重生之神级刺客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三哥的拳头 大唐:八岁大将军 北宋假圣人 诸天大道宗 造化之念 一碗挂面 超级黄金指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晋南春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剑行九天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七域命神 网游之王牌战士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全球通缉令 傲娇狂妃重生记 神话三国领主 我叫闭嘴好吧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仙道符途 邪剑诸天 混沌天经 回到明朝当王爷 至尊狱少 墨染轮回道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傻妃重生虐渣忙 镜虚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巅峰仙道 首富契约 地球神域 花都极品主宰 大汉黑科技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登仙梯记 待瘦王妃卿可撩 三国平云传 我有一刀断长生 捡到一只始皇帝 全民剑圣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格兰自然科学院 全能修炼系统 大唐明月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不放手不还手 穿越了的学霸 天山学府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无极帝尊 狼性首席霸宠妻 全球秘境大逃杀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剑道通神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大荒神记 斗罗之核爆斗罗 前夫又在耍花招 生死体验 我的昨日恋歌 亘古大帝 鬼域之尊 网游之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汉阙 蜀山大掌教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中式陪读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游戏铜币能提现 从1994开始 蛟龙决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另一个夏天 官途 我的师长冯天魁 寒门祸害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造化之念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万古第一神 仙门 这个学渣不简单 许我年少无忧 大清隐龙 带着虎符当太子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仙武神煌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无尽武装 古玩专家 大秦之万古帝王 大主宰 至尊剑皇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美男咱有话好说 头狼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娱乐第一天王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十刹阎罗 荣耀圈小团宠 剑道通神 无法遵循的规则 镐京出猎 长夜行 有事先找靳先生 三国乱世战神 地球前线 道则书 绝对一番 我是刀仙 仙子请自重 大神你人设崩了 网游之无限秒杀 极品家丁 武道霸主 洪荒仙师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雾锁道途 末世宅在家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剃头匠 梦里不知她是客 全球通缉令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末世胖妹逆袭记 我真不是谪仙人 封灵道种 源神觉醒 他从星光中走来 十三皇子 抗战游侠 尸命 醉卧江山 无忧江湖 王子传说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至尊龙帝 我的老婆是妲己 江湖有信 异者神术 明末乞丐皇帝 这号有毒 海贼之祸害 曩霄传说 圣言问道 史蒂夫求生记 喜剧天王 网游之无限秒杀 妙手天医在校园 破天踪 绝品仙尊赘婿 一只喵妃出墙来 荣宁 相见相离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戟何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携手看世间繁华 问镜 神级外卖员 永不移动的界碑 桃花武侠系统 神魂至尊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我当捕快那些年 浮生应作长歌行 开局一座玉门关 一号狂兵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